转贴:辛酸啊!一对大陆高学历夫妻的生活现状

myoo
08-04-05 0 123

热贴:辛酸啊!一对大陆高学历夫妻的生活现状

我和老公,一个硕士,一个博士(绝对没有要炫耀的意思)。我们虽然顶着高学历的光辉帽子,却穷的叮当响。

  他和我的收入,实际上是学校和老师发给我们的补贴,总共加在一起才每个月1500元,他1000,我500,再加上我们都是公费生,学费是不用交的,每年最大的开销也就是住宿费和寒暑假回家的路费。我跟他都是外省,一南一北,不过省着点花,再加上家里补贴一点,倒也能凑合着过。还有比我们更惨的,我一个老乡他老板比较扣门,每个月也就给300块钱,女朋友在外地上学,整天哭穷。

  可能有人会问,干嘛不去做兼职,活人还能穷死?说这个话的人肯定不了解真正的硕士和博士生活。

  我那五百块钱学校也不是白给的,是我一星期上三天助管或者助教的班才能挣到的。这么一上班,哪里还有空余时间做兼职呢?我算过了,相当于一个小时五块两毛钱,呵呵,够便宜的吧?(最近国家似乎出台新规定了,说每小时不能低于八块钱。)就这么一个岗位,很多人还打破了头抢着要,交完了材料还要审核,审核完了再面试,酌情选录。

  博士基本上是没有自己空闲时间的,一天到晚忙得贼死。就我老公来说,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基本上都泡在实验室,一般晚上十点半才回宿舍休息,双休日基本没有。跟我在一起谈恋爱结婚之后,才一个星期抽出一天一晚上的休息时间陪我。

  也有硕士博士在外面拉活的,但大多都是计算机之类专业的,干暗活方便,一台电脑足矣。他们这么做其实也很难,一个暗活往往是拿身体做本钱的。因为平常老板给的项目多,且都是有时间限制的,所以要干暗活,就得没命地加班加点。

  现在,社会上似乎已经形成了把高学历在校学生当最廉价劳动力的共识,即使拉到了活,那钱也是少得可怜。我有几个朋友,就是计算机的,一个活下来,忙活忙活一个月,顶多也就一千多一点,高技能等同于民工。不知道是不是现在高科技太普及,还是现在真正实现了劳动无差别。

  还有一个朋友,女友住医院了,没有钱,两家都很穷,虽然说是学校报销,但是还得自己先垫钱,然后再返回学校报。他那么傲气的一个人,最最看不惯抢手现象,听说有人要专业论文,开价很高,他犹豫半天还是接下来了。不知道他当时心里是怎么样的一种挣扎过程,但是我觉得他心里维持的一块圣地是没有了。

  是现状,把我们这些单纯,怀着神圣信仰的学生给吞噬掉了。象牙塔都不能维持一个人的纯净的信仰,你还能让人心中有多少荣辱感?

  因为囊中羞涩,我们租不起房子,新婚之夜都是在学校宿舍过的。只是后来,他爸妈过来看我们,给了我们八千块钱,我们才搬出去住的,那已经是大半年以后的事情了。

  说实在的,当时从两老的手中把钱接过来的时候,我的自尊和骄傲都已经跌入尘埃里去了。至今想起这件事情,都还是满怀羞愧。

  说到住宿舍,还真得感谢老公的舍友,为了不打扰我们的夫妻生活,自从我来到老公宿舍以后,他就搬回家去住了(他家在本地)。

  他那个宿舍,是七八十年代的筒子楼,小两层,水房和厕所公用,每层三十多个房间,八平米不到,阴暗狭窄,每间住这两个博士。就这样,每年收住宿费八百到一千。

  一个女人,住在男生宿舍,其实说有多不方便就有多不方便。尤其是晚上上厕所,跟打游击战一样。一定要憋着到了更深人静的时候,老公在前面侦察好了,我瞄准时机,立刻冲进去,反锁厕所外门,速战速决。

  不过并不是每一次都能有这么好的运气,有一次就差点出糗。那天老公给我侦察完敌情,我刚进去,守在门口的老公突然急急忙忙冲进来,他拉肚子。情急之中,门也没关。我担心得要命,生怕有人进来。平常看电视剧觉得男女上错厕所没什么的,甚至还可以制造出各种奇遇或者搞笑场面。可那只能在电视上出现,真正的就尴尬了。实际上我们中国人都比较保守,尤其是我,属于很容易害羞的女人,不要说是上厕所被撞见,就是平常穿衣服,也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住男生宿舍纯粹是无奈之举。在贫穷面前,矜持和羞涩就得收在衣柜里发霉。

  怕什么就来什么,一会儿就听到有人推门,一阵西西簌簌又稀里哗啦地,什么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我在他进门的那一刻,就紧张地把尿生生憋回去了。虽然我是在小隔间里面,有门挡着,可依然尴尬万分。那天晚上回去之后,醒来好几次,总觉得还有尿没尿干净。唉,幸好没尿床。

  后来就形成了上厕所恐惧症,每次刚上完厕所回来,又总想上,真是越怕越想,每晚睡觉都不踏实,真真是折磨人。不久买了个夜壶,终于可以安稳了,偏不料有一次拉肚子,我是打死也不愿在八平米不到的小屋子里大便的,没办法,只好再次游击。从此我又总担心自己夜间会拉肚子。都是些什么破毛病!

  每次我上厕所欲言又止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了老公眼里深深的悲哀和心疼,也许,在那个时候,他的心里无数次地发誓要让我过上富裕的生活,才有了他后来要从商的打算。

  可是没有办法,生活就是生活,在钱面前,谁都气短。

  另外,在一楼,就这么个简陋的单间房,居然住着住着一家三口,真的是快要赶上民工了。孩子不大,才两岁左右,偶尔夜间哭闹,没有一个人出去烦他们家,因为大家都很能够互相体谅。这个年纪了,谁没个老婆或者女朋友或者小孩过来的。而且住在这里的都是些穷博士,来了家人往往都没钱请住宾馆,大家凑合着挤挤,省下点钱还要管温饱的呢。

  要不有人说硕士博士活得像条狗。

  国家天天喊着重视人才,如此重视,人才不流失才怪。

  好在处于我这种情况的女人也不少,经常在楼道遇见,有时候还一起煮个火锅什么的穷乐一番。女人做饭,男人吹牛,满楼道的香气和笑声,偶尔我们女人开个锅没开好,一声惊叫,男人们立刻紧张地过来问候。女人只要吆喝上一声,平常在实验室完着精密仪器的男人立刻笑嘻嘻地过来伺候着。女人忙着快活,男人聊着开心,苦中作乐,也还是不错的。

  那段时间学会了怎样做一顿既丰盛、简便、便宜又环保的饭菜,呵呵,就是大锅烩。环保是因为条件所迫,就那么点地方,你不能光图自己做饭好吃,让别人呛着你的油烟味吧?我做火锅的水平迅速提高。一个火锅往往连续吃好几餐,到后来连汤都喝掉,虽然知道这样做不好,可是当时也没办法,能省则省,长这么大了,总不好再回家要钱,虽然我们两家的经济情况还不赖。说死要面子活受罪也好,我跟老公都是很自尊的人,这个是底线,虽然后来还是要了他们的钱,但是能少则少。

  不过那时候养成这样吃火锅汤的危害是我没有想到的。我老公,身体条件那么好的一个人,在短短半年之内,吃出了脂肪肝。这真是让我悔青了肠子。每次看到他做点重活就狂出虚汗,心慌气短的,就心疼。

  好在老公和我,都是单纯乐观的人,生活虽清苦,乐趣照样多多。我喜欢跟他在一起有苦有乐的日子。

  (作者还有话说:高学历人群是名正言顺的啃老一族,估计也是这个群体最为庞大最无奈的一族。他们到了养家糊口自力更生的年龄,却偏偏飞不起来。社会上乃至政府都说学生要怎么怎么样,可是,谁又能真正了解我们这个群体内心深处的隐痛和悲哀呢。或许,一开始选择读硕读博就是错误的决定,因为在中国读研,是需要强大经济支撑的,应该是有钱人的事情。很多导师就公开宣称,我招人,就想要经济条件好的,麻烦少。你能理解这些学生和老师的躁动吗?你能想象在这样一个躁动的环境里面从事科研是怎样的一种艰辛吗?

  高学历人群都有一个普遍的心路历程,刚拿到通知书往往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开始盘算自己读书的钱应该从哪里来。离家那天,年老父母交给自己手中那沉甸甸的一叠钞票结结实实地把你入学的喜悦压垮,或许,从那一刻起,你已经没有勇气再面对双亲的目光了,我们的骄傲、自尊都在凝聚着父母血汗的钞票面前深深地低了下去,像张爱玲说的,低进了尘埃中,因为你知道,那是父亲母亲养老的钱,或许也是他们棺材本的钱,或者是他们厚着老脸东挪西借的钱。这书,从一开始它就有一个命运----叫躁动。往往他们还没开学,就已经急切地盼望着毕业找工作挣钱了,像久旱的土地,撕裂了心扉等待着雨露重生。

  都说中国的高学历人群浮躁,可是,想让我们安静,就得给我们一个能够安宁的理由。)

  后记:我老公马上要毕业了,他立志从商,我也赞成,以他的魄力完全可以在商场打下一片天地。再者,我们在学术界门边游走了这么久,已经对中国的学术界彻底死心了。我从一个有志承传中国古代文学的女子,转而对它的灰心,并不是一时之气,中间经历的不仅仅是生活上的磨难,更多地是对于整个学术风气的无奈和悲哀。


[该贴被myoo于2008-04-05 08:34修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