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q
2011-08-04 17:01

2011年08月04日 16:44 "@uda1341"的内容
也就是抛弃OO的世界观,回到逻辑,至少回到关系理论这个角度。 ...

我认为OO世界观的本质是逻辑分析。而罗素是逻辑分析哲学的鼻祖。

关系理论高度我同意,但是不能和“关系数据库”的关系混淆,罗素认为关系是构成结构,而UML类图和“关系数据库”都是通过“关系”试图达到表达结构。

摹状词是美女蛇,是不确定的,不是好东西;谓词才是确定性的好东西,所以,我们要尽量抛弃回避摹状词,而用谓词,但实际人们生活习惯是不可能抛弃摹状词的,那么我们要用谓词等分析方法来破解摹状词的误用。这是重点。

大家多讨论谓词分析法吧,看用谓词分析法把”玫瑰是红的“如何确定地表达出来。

http://www.frchina.net/data/personArticle.php?id=5280

[该贴被banq于2011-08-04 17:05修改过]

SpeedVan
2011-08-04 17:11

玫瑰是红的

隐藏了属性“颜色”。

试着加入一个句子“玫瑰是花”。

我们不能既“玫瑰 = 红”,又“玫瑰 = 花”。

1、描述事物方式有:

玫瑰{

颜色 = 红;

类型 = 花;

}

但这是转化过的,仍然不太好,最直接的写法:

玫瑰{

是红的(=真);

是花(=真);

}

从这里可以看出,是都是从“特征”出发。

2、若果以命题方式呈现:

玫瑰.颜色 == 红

玫瑰.是红的 == 真

SpeedVan
2011-08-04 17:39

谓词分析法,不错。

文中意思是说,这个“玫瑰是红的”中的“是”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关注“是”我们就不需要考虑太多指称问题了。

玫瑰(的颜色)是名词(短语),但是“红的”是形容词,不具有指称能力。所以“玫瑰 = 红”这样的写法是不合理的。

但在编程上,我们不能把形容词直接表示啊,我们必须以“=”进行表示。

所以我觉得,要用谓词分析法,则是对谓词进行代码映射,这是否成为函数式编程呢?

uda1341
2011-08-04 17:47

罗素可不是分析哲学的鼻祖。

这里贡献最大的人是德国人弗雷格,著作是《概念文字》,这是独创性的贡献:谓词逻辑。从这本书开始,哲学分支上产生了分析哲学,他们的据点在维也纳。数学和逻辑分支上产生了计算机。维也纳小组的讨论,很多人都参加过,包括哥德尔,冯诺依曼,冯诺依曼是最早认识到哥德尔定理重要性的人。

罗素贡献虽大,也有不少人对罗素不以为然的。

banq
2011-08-04 19:25

2011年08月04日 17:47 "@uda1341"的内容
罗素可不是分析哲学的鼻祖。 ...

这可能是一个“摹状词”问题,不过,还是给个链接:

简析摹状词,文中认为:罗素把摹状词理论中提出的逻辑分析方法作为哲学研究的一种可靠方法,成为分析哲学的奠基人。

可能奠基人和鼻祖是区别的吧。不过我的意思是他是开门创办人的意思,重要的是这篇文章对摹状词解释还是比较清楚的。

22Go 上一页 1 ... 17 18 19 20 21 2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