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技术革命:软件革命

15-02-17 banq
                   

人类历史上的三次技术革命:农业革命、工业革命和正在进行中的软件革命,Sam Altman认为软件革命会导致大量失业和让小组织力量更强大。

来自The Software Revolution - Sam Altman

伟大的技术革命已经影响了很多人和社会结构,先前的工业革命创造了大量工作,因为新的技术需要大量人类来支撑它,但是这次非同寻常,它是有悖常规的,因为人们认为(也许是潜意识地)技术革命应该总是对大多数人的经济状态有好处的。

软件革命和其他技术革命一样创造了财富,但却会让不少人失去工作,当然我们还会发现新的事物满足人类的无限需要,但是这点在软件革命上无需假装,软件革命将对中等收入有好处(富者越富)。

技术提供能力和运气的平衡,在这个过程中凝聚财富,产生不平等,极端的财富不平等将下一个20年的最大社会问题,我们能也可以重新分配财富,但是没有解决人们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

试图抓住无意义的工作是很可怕的,但却是流行想法。试图为数十亿人发现新的工作机会是一个好主意,但是很难,无论这些新工作是什么。它们将根本不同于当今现有的一切,进行有意义的计划将是不可能。但是当前策略并不正确,当Travis谈论自动驾驶汽车和Uber(类似滴滴打车)将永远创建数百万个工作机会时,他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软件革命的第二个挑战是力量集中到小组织小公司,这虽然也发生在大多数技术革命中,但是最近真正可怕的技术如原子弹给了我们一个坏的教训,与此同时,确实伴随了工业革命和工作机会的增加,制造原子弹是很难的,因为技术受限,它需要大量能源凝聚的浓缩铀,这需要动用国家整个资源来实现。

这次不再与以往一样,软件革命以通常技术革命方式进行,但是让小团体组织更加强大。

软件革命的两个最大的风险是:AI人工智能和合成生物学,将巨大的能力放入小组织手里可能引起危害,在小的实验室中可能产生可怕的疾病设计,AI的开发能终结人们的生活,因为概时全世界也许只需要几百人在办公室工作,除了笔记本不需要其他设备。

新的生存挑战不会需要动用国家资源,以前只有一个国家才可以做的事情,如建造火箭,现在一个公司就可以完成(至少其中一部分是通过软件),但是一个火箭可以摧毁地球上任何东西。

我们能做什么?我们不能宣布制造这些东西的知识为非法,而是应该希望它一直发展下去,我们不能阻止技术的进步。

最好的策略是尽量指定明智的安全措施,努力确保我们从技术中得到的好处要超过其坏处,如果我们能合成新的疾病,也许我们也可以合成对付它的疫苗;如果我们能制造坏的AI,那么也许我们能够制造更好AI对付坏的AI。(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但是现在的处理策略是严重错误,虽然不会像对待原子弹那样,我们越早停止漠视与假装(鸵鸟将头插入沙里),我们将来就会更好,实际上我们没有进行任何有关合成生物与人工智能的严肃地论战,从这点上看是非常让人吃惊的。

很明显,我喜欢软件革命,我很幸运我出生在这个时代,但是我担心我们从最近案例中汲取了错误的教训,前面描述的两种情况--大规模的工作机会失去和小组织力量的聚集--就不会引起我们的注意。

[该贴被banq于2015-02-17 10:17修改过]

                   

8
banq
2015-03-05 10:55

全球最大的出租车公司 Uber 没有一辆出租车(详见:Uber实时调度平台系统的架构概要);全球最热门的媒体所有者 Facebook 没有一个内容制作人;全球市值最高的零售商阿里巴巴没有一件商品库存;全球最大的住宿服务提供商 Airbnb 没有任何房产。

我解读为是软件革命的到来,是软件互联网平台在背后支撑,这个软件平台正在走向人工智能AI,未来我们将围绕AI工作生活。

Google的AI能够自我学习

Google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创造了 第一计算机AI程序,能够学习各种各样的任务完全独立。 AI已经学会了玩差不多50 个不同老电脑游戏,并且取得了胜利,这是完全没有事先人工输入策略的情况下。同样的方法可以用于智能手机 自动驾驶汽车或个人助理控制。

这个AI程序与IBM深蓝计算机主要区别是:IBM深蓝计算机能够取得胜利,是因为所有策略和知识都是事先由程序员输入编程设定好的。而Google的AI则完全不是,是通过算法自己学习的。

[该贴被banq于2015-03-16 09:46修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