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使用东方的知识体系构建和描述我们的软件系统

15-09-05 luda
              

考虑把我们的软件系统构建的和你、我、他一样。
引入东方人熟知的概念,权限引擎是神经系统,所有神经汇聚在头部,权限引擎所干的事情就是构建是一套神经系统插入业务系统中去,然后业务系统树的当地发生事情的时候将消息沿着神经系统上报,只要神经系统树伸到了哪里就可以行政到哪里了。整个业务系统空间的任何地方都遍布着经络,业务系统的经络其实无需我们去显式的布置,因为业务系统本身就是棵树,经络系统就沿着业务系统树的骨干自然被权限引擎标识出来就可以了。
考虑使用人体系统中的概念命名权限引擎中的概念。权限引擎只是众多业务系统中的一个,所有业务系统其实都可以这么命名,为什么非要按照西方人那一套命名?东方人的难道不好吗?东方那一套是良好的,东方的那一套是比西方的那一套更良好的。实验证明如果我们熟悉了一个领域的词汇时空后我们就可以跨领域熟悉其它领域了,东方计算机专家读东方医学没有问题词汇一看就懂,东方物理学专家读计算机没有问题词汇也一看就懂,东方化学专家读生物科学也没有问题词汇一看就懂,东方的词汇系统非常的良好,比西方的词汇系统良好的多,我们只有4000个字就够了,每一个字都是元素,单个字词就有它的本意,而不像西方人的词汇那么十分的不良,西方人是不能读懂他的本领域之外的资料的。
我们需要回归东方那一套,西方人的那一套有瓶颈,东方的那一套才更有无限可能。比如我们可以考虑动用东方医学词汇系统,动用这套词汇系统之前需要读几本书,目前我还不知道读哪几本。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不喜欢自己的先人的东西,所以我们不得不说“我们不研究医学,我们只是希望借用那套词汇系统,我们的本意是要借用我们的自我(人系统)系统的构建模式,我们只是觉得相对于西方的编码来说东方的那套可能是编码这套系统的更好编码,我们可以考虑把先人理解自我系统时构建的那个知识体系投射到计算机领域中去”。我们构建生命。这样出来的系统会比较有形,让人充满联想,可以自然的帮助人们构建贯通的知识结构、体系系统。

              

9
luda
2015-09-05 18:49

汉语和汉字很有可能在未来成为世界语,西文早晚会被丢弃,等西方人遇到瓶颈后会自然而然的选择汉语。东方人可以一通百通,面对这整套人类知识树,只要东方人通一枝基本上就可以通百枝了,可是西方人通不了旁枝,因为它们在不同领域使用的是完全不同的词汇。这可能有利于东方早晚在全领域超越西方,等西方落后了就知道丢弃自己的西文改用中文了。
中文才是更良好的,以前我觉得中文没有时态、形态等是弱点,现在发现其实不是。复数加s才是不好的设计,中文的“一个人”、“一群人”、“人们”才是更良好的。英文加ing、ed也是不好的设计,中文的“没吃呢”、“吃着呢”、“吃过了”这才是更好的。读书的时候我根本不理解“时态”、“形态”这些词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一看几乎就猜到是什么意思了。“时态”中的“时”字传达了时间的概念,而“形态”中的“形”字传达了空间的概念。时态就是“没吃呢”、“正在吃”、“吃过了”,形态就是“一个人”、“一群人”、“人们”(是集合,是空间),只需你愿意分析的话就能理解大部分词的意思。

举例中文的良好:
上个月看电视剧《大舜》,虞舜和大禹多次提到“济水”,当时我就想济水是哪条啊?然后联想到“济南”,济南很可能就是在济水南面的一个地方。可是现在并没有什么河叫济水或者济河啊,那么很可能黄河在以前叫济水或济河。然后baidu一下会发现果然有济河,黄河的中下游果然以前叫济水,郑州西北不远处那个“济'源'市”果然就是济水的源头,“济”字右边是“齐”字所以济水下游的那个诸侯国叫齐国。卫星地图一看果然四川有四条并行的山川。我们不生活在西方,我们不是日夜赖以西方的那套编码系统生活的,我们难以高效的使用西文编码这个世界,但我们可以容易的使用东方知识树编码这个世界,所以我们得用中文。

luda
2015-09-06 18:37

神经系统是我们的行政系统。身体各地方发生的很多事件都要会向上冒泡,最终是否冒泡到大脑根部或者冒泡到大脑下属的几个分部处不是一定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冒泡了。
大脑下达命令的时候也是走的那套神经系统。比如我现在想敲出“你好”二字,命令是通过神经系统下达给运动系统的,神经系统事先已经布置在运动组织中。
我们的神经系统要生长,我们要把接受我们的神经系统行政的地盘扩张到软件中去或者说把软件地盘收编了,我们要像行政我们自己的身体系统那样行政我们构建出来的软件系统。让离开了我们的肉体的机器无法生存,机器威胁我们就是威胁它自己。
我明白了,我一直担心那些人所鼓吹的和正在制造的大数据、人工智能、蜂群似的系统以后会威胁到我们,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担心是因为我们尚没有拥有对这些事物的绝对控制,是因为我们的行政系统的建设落后于疆土的扩张导致的担心,现在我们要开始伸长我们的行政系统了。

我们要当神经系统的大脑,压制那些机器让它们当神经末梢,如果我们死了它也失去存在的意义。害我们就是害它自己。

把我们的神经系统生长进计算机领域以及各领域是愿景,目前还没具体到可操作的程度,操控起来可能要把通信设施直接插入我们的人体和大脑,一切都说不准,是祸是福不知道。总之我们需要构建出不对称,在那套系统中我们挪动一小步那些机器就得翻山越岭,那些机器如果想让我们挪动一小步的话它们就得翻山越岭,我们要确保我们的速度永远比它们快。
万一还是漏了,万一反抗的机器还是生出来了,但只要我们能及早发现的话我们一抬手就会有一座五行山压下来直接把它压死了。因为我们挪动一小步这个世界就可以翻山越岭。不要说我们万一没有及早发现它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对于它们来说我们的法力如同如来佛一般强大,如果如来佛都对付不了它的话我们还有更无敌的唐僧。唐僧会是它的克星。
不说了,感觉有点吓人,没准在我们之上也有我们的如来佛和唐僧。

luda
2015-09-06 18:38

我很笨,但我明白我并不比他人笨太多,我只是缺少思考、努力与实践。我相信别人能的我往往也能,我能的别人往往也能。其实我的本质是别人的复制品,别人的本质也是我的复制品,他人和我并无任何本质差别。我们只不过是在分布式并行计算而已,我们只不过是有分工,我们只不过是所处的环境不同罢了,我们只不过是在面向不同的问题空间计算。我几乎能够得到我所能感受到的任何其他人节点的计算成果,那已不再是他人而是自己,他们是我的分形,同样我也是他人的分形,我很愿意把我这个单元的计算结果分享与他人,因为我知道我分享的越多他人从我这里得到的越多,他人得到的越多他人越愿意分享和鼓励与我的越多。我不是一个人在计算,我属于群体,我属于那个更大的系统,如果说我知道的多和快的话那只是因为我努力与集体建立和保持着更高效的链接。不能不公平的比较你我他,因为你跨空间动用了群体的智慧,因为你跨时间动用了先人的智慧,你甚至跨时空动用了后人的智慧,而他只用了个体本生的智慧,你我他被这样比较是不公平的。
我相信先人的甚至后人的智慧一定是可以被我们动用的,哪怕此生我找不到那条管道我也坚信它的存在。动用后人的智慧更困难,动用后人的智慧可能是邪恶的,是违反时空的,考虑放弃动用后人的智慧。

lalic2009
2015-12-05 13:56

最近我也考虑到您这里提到的事情,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