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麻省理工停止了SICP计算机程序的构造和解释教学

         
banq 16-12-06

在纽约Lisp聚会的这次演讲中,Gerry Sussman被问及为什么麻省理工学院停止教授传奇的6.001课程,该课程基于Sussman和Abelson的经典文本“计算机程序的结构和解释”(SICP)。 Sussman的答案是:

(1)他和Abelson厌倦了教学(自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如此)。 所以在1997年,他们走进部门领导办公室,说:“我们辞职了。 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更重要的是,(2)他们认为SICP课程不再是为今天工程师们准备的。 Sussman说,在80年代和90年代,工程师通过组合简单和易于理解的部件构建复杂的系统。 SICP的目标是为这些系统的推理提供抽象语言。

今天,已经不再是这样。 Sussman指出,工程师现在常常基于复杂的硬件编写代码,他们没有完全理解这些硬件(并且经常由于商业秘密而不能理解。),在软件层面也是如此,因为编程环境包括巨大的库包功能。 据Sussman说,他的学生花费大部分时间阅读这些库包的手册,弄清楚如何将它们拼凑组合在一起以完成工作。 他说,今天的编程是“更像科学。 你抓到一个库包,用它写点程序,捅poke它一下,看看它能做什么。 你说,“我可以调整一下它做我想要的东西吗?”, SICP的“综合分析”视图变得不相关,SICP在那里用更小,简单的部件构建更大的系统。 而现在,我们通过poking编程。

这引发了到底什么是基础理论知识的讨论。
Programming by poking: why MIT stopped teaching SI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