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和扩散:大脑的两种思维方式,两者都是同等有价值的,但用途截然不同 - fs.blog

19-10-17 banq
              

我们的大脑采用两种思维方式来处理任何大型任务:专注和分散。两者都是同等有价值的,但用途截然不同。为了尽力而为,您需要同时掌握两者。

我们一直在追求真正的专注期–深入的工作,工作流程状态以及高效率的会议,我们看到了切实的成果。许多学习过程都发生在专注的思维模式中。理解和追求扩散模式同样重要。

当我们的思想自由游荡时,我们就会转变为扩散的思维方式。这有时被称为我们的自然思维方式或白日梦模式。这是我们建立联系并下意识考虑问题的时候。尽管扩散思维以脱离焦点为幌子,但我们的思想仍在起作用。通常,只有当我们退出这种模式后,我们才意识到我们的大脑确实为我们工作。进入扩散模式可能是一个非常短暂的现象,例如当我们在回到工作之前短暂凝视远方时。

奥克利(Oakley)使用进化生物学来解释为什么我们有这两种不同的模式。脊椎动物需要聚焦和扩散模式才能生存。集中模式对于诸如觅食或照顾后代等重要任务很有用。另一方面,扩散模式对于扫描区域中的掠食者和其他威胁很有用。她解释说:“例如,一只鸟需要小心地聚焦,以便在啄食时能捡起细小的谷物,同时,它还必须在地平线上扫视诸如鹰的食肉动物……” 如果您观看鸟类,它们会先啄,然后停下来扫描地平线,就像它们在聚焦模式和扩散模式之间交替一样。”

两种思维方式都同样有价值,但是重要的是它们之间的和谐。我们不能长期保持聚焦模式的努力。在某些时候,我们需要放松并滑入扩散模式。学习一种复杂的技能(一种语言,一种乐器,下象棋,一种心理模型)需要两种模式才能一起工作。我们在聚焦模式下掌握细节,然后理解在扩散模式下所有组件如何组合在一起。这是将创造力与执行力相结合

想一想您阅读时的思维方式。当您阅读书中的特定句子时,您无法同时退一步来思考整个工作。只有放下这本书,您才能画出这本书的一幅完整的图画,在概念之间建立联系并充分理解这一切。

“意识……像一波波折起,向外扩展,然后向内退缩。心智的这种常年性节奏-从外部世界中提取信息,撤回内在的沉思,然后又回到外在的境界-定义了心理生活。”这种心理波动很重要。如果我们停留在专注模式上的时间太长,就会导致收益递减,并且思维停滞。我们停止获得新的想法,并会经历认知隧道效应。这也很累,我们的生产力下降了。这也可以为我们成为适得其反的认知偏见的受害者提供条件 和危险的捷径,因为我们失去了背景和广阔的前景。

历史上充斥着偶然发现和思想的例子,这些发现和思想结合了分散和集中的思维。在许多情况下,广泛的见解是在漫长的思考时期产生的,而具体的开发工作是以集中的方式完成的。

爱因斯坦在和朋友吵架时弄清了相对论。然后,他花了数十年的时间完善和澄清自己的理论,以便发表,直到他去世前一天。斯蒂芬·金Stephen King)的许多书都是以淋浴,开车或步行后在笔记本或餐巾纸上写下单个句子开头的。为了将这些想法转化为书籍,他坚持每天都要写2000字。

探索创造性思维的研究支持了我们需要两种思维方式的想法。人们发现,有意识地摆脱创造性问题的休息并从事无关的任务会改善随后的创造力,这种现象被称为“孵化”。有创造力的人,有休息时间从事促进分散思维的任务的人往往会提出更多的想法。那么,如何更好地将这两种模式结合在一起呢?

一种方法是密集而集中地工作。当想法停止流动并且收益递减时,请做一些有助于思想游荡的事情。锻炼,走路,阅读或听音乐。我们自然会转向这种扩散状态-凝视变得太困难时,凝视着窗户,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或煮咖啡。问题在于,鼓励分散思维的活动会使我们感到懒惰。取而代之的是,我们经常选择平庸的替代品,例如社交媒体,这些替代品使我们的思维中断了而又没有真正允许真正的思想游荡。

无论我们试图保持多少关注点,我们的思想最终都将乞求扩散模式的突破。进入扩散模式需要走开并做一些理想的身体吸收和精神释放的事情。感觉好像是在休息或浪费时间,但这是创造有价值的东西的必要部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