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内讧引发的未来崩溃问题 | Justin

21-05-10 banq

诸如比特币之类的加密货币需要能够随时间变化而变化,如果我们可以接受比特币需要变更,那么它也需要治理。比特币应该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这是其大部分价值的来源。因此,对分散的系统实施集中式治理将大大降低其价值。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种分散的治理形式,以使比特币在不断变化的时代,发展或消亡中具有真正的竞争力和弹性。

 

比特币内战

比特币内讧是为什么比特币需要更好的治理的最好例子之一,这一时期在比特币中引起了巨大的分裂,也被称为区块大小辩论。

所有这些都是围绕代码中的单个参数(称为块大小限制)开始的。

但是,这些争论不仅仅涉及代码中的单个参数,它还强调了比特币的基本理念和愿景之间的差异,这成为了我们历史上的分水岭。这导致许多人从治理,效用,目的,经济学和远见来质疑比特币的基本原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意识形态通常会两极分化和巩固,到现在可以清晰地辨认出来,从而经常在其自己的意识形态群体中跨越许多不同的思想领域实现高度的一致性。

反过来,这导致了派系的加强,并转移到整个比特币的力量平衡。社区本身一分为二,甚至在不同的论坛和话题中进行交流,从交流渠道控制发展到意识形态对立直至对新闻进行审查。最终,所有这一切最终导致了比特币网络一分为二。

 

对单一参数不同见解

这场辩论的许多语言和语义都变得非常繁琐,因此,为了便于讨论,我将辩论的不同方面简称为BTC和BCH,这是代表这两个主要比特币分叉的当前行情不同的意识形态。

这场辩论的症结所在,被称为块大小限制的单个参数限制了每个块可以存储的数据量,因此是否确实限制了比特币可以支持的交易量?

 

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提出了块大小限制,当时以作为临时的反垃圾措施,而比特币当时小得多。现在这就引发了块大小辩论,并最初围绕代码中的单个参数展开,一侧希望将其保持在适当的位置(BTC),而另一侧(BCH)则希望增加此限制,从而引发了治理和基本设计的问题。

简而言之,从经济角度和实践上讲:

BTC方面希望比特币成为高收费,低交易量的网络;而BCH方面希望比特币保持低收费,高交易量的网络。

 

由开发团队Bitcoin Core代表的辩论的BTC一方认为,不应提高区块大小限制,因为如果区块大小提高后,存储空间费用就提高了,就会形成了一个收费市场,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加入大量交易空间的人为约束,这样在大量使用下交易费用就变得非常高。相反,BTC的支持者认为交易应该发生在主链的第二层,理由是集中化。

由比特币ABC、比特币无限和比特币XT的多个开发团队代表的辩论的BCH一方认为应提高区块大小限制。这意味着比特币应该能够跟上需求,或者至少在安全的技术范围内最大化效用,因为供应将由这种供应的生产者,矿工来决定。这将基于区块空间的供应(矿工)和需求(用户)创建收费市场,这应该允许比特币在基础层上以低廉的费用保持可用。

 

比特币的安全困境

事实是,BTC和BCH的愿景和设计都面临着根本性的危机。比特币在其启动阶段逐渐过渡到最终的通缩阶段过程中,它被设计为具有通货膨胀性。

比特币以及与此相关的所有分散式加密货币都需要具有价值的令牌,以维护安全性和功能。这是因为区块链利用了加密和分布式博弈论的价值。换句话说,去中心化的网络有很大的根基是利用胡萝卜/大棒来奖励和惩罚,以激励良好的行为。

在启动阶段,这种安全成本由通货膨胀支付。但是,由于通货膨胀时间表是一成不变的,并受到其支持的密码博弈理论的保证,因此后来的费用必须包括先前由通货膨胀产生的价值,否则整个系统就会崩溃。

这是比特币的安全难题,如果系统无法在未来十年内产生足够的费用,则长期安全模型将失败。这进入了困境的核心,回到了这场辩论的意义。

BTC和BCH方面完美地代表了比特币内部关于如何处理此问题的两种主要思想流。高费用、低交易量的网络与低费用、高交易量的网络。此差异由代码中的单个参数(块大小限制)确定。

 

banq注:该文指出了问题所在,然后提出了自己治理解决方案,点击标题查看。实际上再聪明的治理设计也没有比特币自然设计完美,如果比特币有一天市值超过全世界GDP,那么就让它崩溃好了,为什么挽救它,它本身就是没有价值,就是一种蓄水池作用,它的破灭不会像股市、房市和商品期货那样祸及普通大众,不会绑架任何人和团队和国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