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CEO贝索斯的"行动偏爱"

21-07-06 banq
在facebook和amazon工作过20年的Dan Rose回忆杰夫贝索斯的行动偏爱(类似中国俗语:自说自话,说干就干,过于冲动):

我从杰夫贝索斯那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培养行动的偏爱。他并不总是对的,但他总是准备好采取行动(而且他是对的远不止是错的)。就像我们飞往芝加哥并差点在巴黎结束时一样。这是发生的事情:

2004 年,我加入了 Steve Kessel 新成立的数字团队:孵化 Kindle。这是亚马逊的第一个硬件项目,对零售商来说是一项艰巨的计划。杰夫贝索斯会见了摩托罗拉的 CEO,摩托罗拉的 CEO 邀请贝索斯去芝加哥参观和开会,他带我们一起去了。

我们登上了杰夫在西雅图的飞机。杰夫从一开始就很兴奋,提出战略问题并集思广益我们对硬件、软件和内容的方法(我的工作)。他把我们“囚禁”了 4 个小时,一秒都没有浪费。

当他询问我们让图书出版商加入数字图书的策略时,我提到我们需要一个 DRM 解决方案(就像 Apple 对音乐所做的那样)。有一家位于巴黎的小型初创公司Mobipocket已经为电子书建立了 DRM,我们可能想要收购它们。

杰夫一听就说:“我们直飞巴黎,买下这家公司吧。” 我以为他在开玩笑,但他是认真的。同行的史蒂夫提醒他,他们计划在本周晚些时候与执行团队进行 2 天的运营审查,但杰夫说他会马上行动或取消它们。

史蒂夫和我最终会飞往巴黎并购买 Mobipocket 作为我们的 Kindle DRM。

后来我问史蒂夫:杰夫是否真的很想去巴黎?

史蒂夫说:“我为杰夫工作而学到的一件事是,他是一个行动派。如果高速公路上堵车,他宁愿走小路,即使他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他必须一直在感动。这很鼓舞人心,有时也令人愤怒。”

马逊后来将“行动偏爱”作为他们的核心价值观之一,我多次看到杰夫证明了这一点。作为一名高管,我学会了将这种心态融入我自己的风格中,而且我经常在绩效评估中被告知这是我最大的优势之一。

每当对是行动还是等待有疑问时,我总是倾向于采取行动。必须有充分的理由等待,否则我想动起来。我宁愿尝试失败,也不愿因不采取行动而成功。这对我的职业生涯很有帮助,我为此感谢杰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