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偏见之情感启发式

22-04-26 banq

为什么我们在做出快速决定时要依赖当前的情绪?(快思考、拍脑袋决策)
情感启发式描述了我们在做决定时经常依赖我们的情感,而不是根据具体的信息决策。
这种情感启发式能使我们能够迅速和容易地得出结论,但也可能扭曲我们的思维,导致我们做出次优的选择。

你的朋友凯西收到了一个消息,他们被邀请参加一个著名剧团举办的戏剧试演。凯西一直对表演充满热情,这对他们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机会。然而,他们收到邀请的那天,正是他们在一次非常重要的考试中拿回成绩的日子。不幸的是,凯西没有通过考试,他们对此自然非常不满。他们不仅感到愤怒和不安,而且自尊心也受到了严重打击。结果,他们冲动地告诉剧团,他们对试演该剧不感兴趣。

凯西在考试失败后的负面情绪导致他们高估了话剧试镜的风险;他们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也会失败。这是不符合逻辑的,因为凯西在测试中的表现完全独立于他们的表演能力。因此,他们错过了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一个很好的经历。这个场景体现了情感启发式,因为它显示了我们在做决定时有时会依赖我们的情感,而不是逻辑。

个人影响
情绪启发式可以影响任何领域的决策,而且已经证明,在有重大时间压力的情况下,我们往往更依赖这种启发式。这意味着,如果我们被告知要迅速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我们可能会求助于这种启发式,这有可能导致我们选择不当。

此外,对情绪启发式的依赖会限制我们:我们可能不愿意把自己置于那个境地,因为直觉认为在那样境地我们不会成功,这可能会阻止我们走出舒适区,其实走出舒适区会使我们受益。

系统性的影响
情绪启发式可以被用来在社会中做出积极的改变,特别是通过公共卫生运动。这些活动经常使用恐惧诉求来减少社会中某些不健康的行为,通过分享统计数据、信息和图像,使人们对这些行为产生负面的影响。多年来,恐惧诉求的功效一直受到激烈的争论,但在理论上,这是情感启发式的一个潜在的有益应用。

另一方面,情感启发式也可能导致系统性的挑战。如果一个处于领导地位的人被赋予一个重要的决定,他们可能不是基于逻辑和理性,而是基于他们的情绪得出结论。如果他们累了或有时间压力,这种情况更有可能发生,因为当我们没有足够的精神资源来做出努力的、有理有据的决定时,我们往往更依赖启发式。

为什么会发生
双重过程理论认为,我们有两个认知系统:一个是自动的,一个是努力的。有人认为,情感启发式是前者的结果。除此之外,情感启发式的发生是因为我们的情感或情绪状态改变了我们对特定结果的风险和收益的看法。

双重系统思维
双重过程理论是认知心理学的一个基础理论。它认为人类有两个不同的认知系统进行决策。第一个系统,即系统1,是快速的、毫不费力的、自动的和情绪化的,而第二个系统,即系统2,是缓慢的、努力的、慎重的和逻辑的。

有一种常见的误解是,由于系统1是基于情感的,而不是基于逻辑的,所以它是不自适应的,总是导致糟糕的决策,而系统2则是根植于理性的,在各方面都很优越。
然而,正如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在他的《思考的速度和速度》(Thinking Fast and Slow)一书中所指出的,这两个系统都有其优点和缺点:
在没有时间考虑的情况下,系统1的思维是有益的,必须立即做出决定。这种自动思考使我们能够在高速公路上被人拦截时迅速做出决定,踩下刹车,或者立即行动,对窒息的人实施海姆利希急救法。在这些情况下,没有时间坐下来做一个缓慢的、努力的决定。

影响启发式是系统1思维的结果。当我们依赖情感启发式时,我们不是做出一个合理的决定,而是根据我们的情绪状态做出快速的选择。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对我们有利,而在其他情况下,它可能导致我们做出与我们花时间权衡选择时不同的决定。

风险和利益
另一个有助于影响启发式的因素是我们对做出某种决定的风险和收益的看法。我们的情绪状态会影响风险评估,而风险评估又会影响我们的行为。

当我们经历积极的情绪时,我们倾向于认为一个选项是低风险和高潜在收益的。相反,当我们经历负面情绪时,我们会认为该选项风险高,潜在利益少。
很自然,如果我们觉得选择某个选项会带来巨大的回报,而负面后果的可能性很小,我们就会更倾向于做出有利于它的决定。
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觉得选择某个选项风险很大,并且认为我们不会从中得到什么好处,那么我们就不可能选择它。
因此,我们的情绪对我们对某一结果的风险和收益的感知所产生的影响会对我们的决策产生重大影响。

为什么它很重要
无论我们的年龄,我们的职业,或我们居住的地方,我们每天都面临着决定。诚然,有些决定比其他决定更重要,但即使是看起来很小的决定也会产生重大的后果。为了确保我们做出最好的选择,我们需要意识到可能影响我们决策的不同启发式方法和偏见。这样,我们就可以学会如何避免它们,或者至少在其他人身上识别它们。

如何避免
通过意识到我们的情绪会影响我们的决策这一事实,我们可以开始避免影响启发式方法。当面临重大决定时,我们不应该完全依赖系统1的思维。通过花时间对我们必须做出的选择进行逻辑思考,并考虑所有可能的选择,我们可以防止自己走心理捷径来达成结论。
此外,意识到自己的情绪状态对于避免情感启发式是很有用的。
如果我们能意识到自己有某种感觉,如高兴、悲伤或愤怒,我们就可以承认我们的情绪有可能影响我们的决策,这样做可以提醒自己使用系统2思维的重要性。
最后,如果我们在感觉特别情绪化的时候被赋予一个重要的决定,不管是积极的情绪还是消极的情绪,推迟做出决定直到我们的情绪状态接近基线是一个好主意。
这将有助于确保我们的选择不受极端情绪的影响。

历史
1980年,Robert B. Zajonc在《感觉与思考》中强调了情感在决策中的重要性。他认为所有的感知都有情感的成分;他写道:"我们不只是看到 "一栋房子":我们看到的是 "漂亮的房子"、"丑陋的房子 "或 "自命不凡的房子""(第154页)。
此外,Zajonc证明,我们在感知一个新刺激时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情绪化的。这与当时公认的信念相反,即情感状态只有在进行了几个认知和感知过程之后才会出现。
然而,Zajonc认为,情感是唯一不变的;当我们感知一个刺激物时,我们总是会对它产生一些情感,但我们所经历的认知活动的水平却会有所不同。

情绪可以在进一步的认知活动之前,甚至在没有认知活动的情况下被感受到,这一理论为讨论情绪如何影响决策打开了局面。
2000年,保罗-斯洛维奇(Paul Slovic)等人发表了一篇题为 "情感启发式 "的论文,其中他们介绍了启发式。此外,他们还提出了实验结果,以证明我们的情绪如何影响我们对特定行为的风险和收益的评估。

详细点击标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