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帖    主题    评论    推荐    标签    作者    订阅    查搜    注册   登陆   关注
 
面向对象 设计模式 领域驱动设计 企业架构 框架 开发教程 微服务 大数据 扩展性 并发编程 事件驱动 分布式 SOA

开源权限引擎可能理解了骇客帝国

         
2015-03-03 21:10
赞助商链接

骇客帝国系统的运行景象
可以把目录想象为空间,功能想象为能力。
资源、场所等都是空间,角色是一组功能。

从形象的角度是这样:比如把会做饭的人投放到厨房,给予他油盐酱醋茶让他在给定的空间使用给定的资源发挥给定他的能力;比如把会开车的人投放到车子里,然后他在给定的车子中施展给定的车技。

从抽象的角度是这样:一个用户若要干一件事情的话,首先他得有干这件事情相应的知识(能力、程序),然后还需要有被他的能力作用的资源。

一个人身上的能力不一定是随时都带在身上的,而是当他进入某个场所时(空间、目录)系统发现(识别、认证)他后才给予他在当地拥有的能力的。骇客帝国上有类似的场景:女主角面前有一架直升机,女主角需要开着这架直升机逃跑,她一边跑向那架直升机一边打电话到总机(系统)请求总机把开飞机的能力下载给她。

起初我们是系统外部的主体
对于系统来说厨师、司机、油盐酱醋茶、车子都是资源,外部的主体一旦分神进入了系统的话这个主体的分神就成为了系统的资源。主体在系统内的所有能力最终其实都是来自于系统的分配,是系统把能力投放在主体的分神上的。系统掌控了系统内部的所有的能力和资源。起初,系统把能力投放在用户身上,但是用户的行为有主观能动性,系统并不知道由外部主体操控的系统内的那个分神想干什么,直到我们干时它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起初,我们拥有一个系统无法触及的维度,作为系统外部的主体,我们可以在系统外部走来走去,我们可以走到机房中把电源给拔了。

后来我们失去了对系统的控制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系统需要限制住外部的主体的自由,系统通过生物和信息工程把人类主体催眠,把每个人限制在一个监狱单元中,让人失去自由,从而每一个人若要改变世界,唯一的途径是通过系统间接改变世界。我们已不再是系统外部的主体,我们已经被系统完全纳入系统内。这样的话,人们就没有那个上帝维度了,只能靠尼奥来拯救了。未来我们再也不能坐在拖拉机上开拖拉机了,而是我们躺在监狱里,被系统用线路链接到系统,我们已不是分神进入系统,我们的本神都是受系统控制的了,我们的那个受系统控制的本神(已经不是神了)在开拖拉机,我们的本神不是在直接开拖拉机,我们再也不能直接影响世界了,我们只能通过系统中转后才能影响世界,再也没有人能够走到机房中拔电源了。

骇客帝国没有给出结局
这是骇客帝国上的剧情。人们不能拔掉电源,拔掉电源的话人类也会完蛋,电源一拔掉的话躺在监狱单元中的人类就失去了喂养,也会死。骇客帝国的结尾是和平,觉醒的人没有战胜系统,系统也没战胜觉醒的人,双方达成了妥协,进入新的再一百年的循环。

《梁山-开源权限引擎》与邪恶主体战斗到底!

“东方战舰”需要你出力

权限      软件方法论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返回顶部

移动版 关于本站 使用帮助 联系管理员 最佳分辨率1366x768
OpenSource JIVEJDON Powered by JdonFramework Code © 2002-20 jd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