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例:通过3D打印场景话安全

15-05-12 luda
                   

3D打印店中的安全场景

计算机指挥着3D打印机在打印,打印过程也有父过程,随着被打印的事物渐渐成形,安全引擎发现打印过程产出的东西中有种类似手枪的那种“管道”型空间模型。管它是不是在打印手枪,反正那个管道可以被用来发射子弹,于是安全引擎认为大于50%的机率那是把“手枪”。于是安全引擎指挥打印机命令它拒绝输出打印结果。

3D打印机打印出的结果应该被设计为锁在某个隔离的空间单元中。系统外部的人如果要取打印结果的话必须打开那个隔离的空间单元,而那个空间单元有个锁(程序密码),要打开它得有钥匙才行啊,可是钥匙在有权的人手里。由于安全引擎发现了疑似手枪的输出模型,所以安全引擎叫来了安保人员。在安保人员的授权下那个锁才能打开。那个隔离的空间单元必须足够昂贵,它的价值大于那个被打印的手枪的价值,这样即使安全人员尚未到达,那个顾客要想暴力破除掉那个隔离的空间单元的话首先会遇到3D打印店老板的阻力。即使打印店的老板没能成功阻止顾客对那个隔离的空间的暴力破除,这正好证明了那个打印结果很可能是个非法的结果所以顾客才动用天道盟力去暴力破除的。此时发生了一个事件,这个事件迅速传到社会安保人员那里,警察武警队伍立即出发了。

安全受控的3D打印机

从控制3D打印机的生产开始:1,每一个打印机必须把打印结果输出到被10厘米厚的钢板隔离的空间中去;2,每一台打印机必须联网工作,如果网络不通不准工作;3,只有得到安全引擎的授权后才能打开那个封锁着打印结果的钢铁盒子,如果机器无法做出明确的鉴权结果,就叫来荷枪实弹的警察和被警察保护着的经过专门认证的安全人员去打开它。银行的安全是怎么工作的,计算机世界的安全就是类似那样工作的。

总结

本来3D打印机是一件美好的事物,结果由于安全人员的参与变成了一件累人的事情。时机没到,安全引擎想的太多没用,时机到了遍地是3D打印机了,安全问题发生了,到时候安全引擎估计才会自然的出现。梁山开源权限引擎 —— 与邪恶主体战斗到底。

                   

luda
2015-05-12 15:16

梁山权限引擎认为:一切安全都基于隔离的空间和受控的运动,以及时间无法倒流的事实。

如果这些被突破了,人们找到了随心所欲的令时空大挪移的办法的话,一切安全都彻底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