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性系统的因果实证方法学获得诺贝尔经济奖

21-10-12 banq

今年诺贝尔物理奖和经济奖都是里程碑式,物理奖颁给复杂性系统研究,复杂性系统研究的方法是不同于传统物理的还原方法论,而经济学奖颁给了类似物理科学领域的实证方法学,经济系统也是一个复杂性系统,其实也是开辟了一种新的复杂性系统的研究思路,这种社会性的复杂性系统与物理科学研究的自然复杂性系统是相似性,至少本次经济学奖肯定了这种相似性。
今年的获奖者——David CardJoshua AngristGuido Imbens——已经表明,自然实验可以用来回答社会的核心问题,例如最低工资和移民如何影响劳动力市场。他们还明确阐明了使用这种研究方法可以得出哪些关于因果关系的结论。他们一起彻底改变了经济科学的实证研究。
获奖者已经证明,社会上的许多重大问题都可以使用自然实验得到解答。这些自然实验可能是由于自然随机变化、制度规则或政策变化。
自然实验在一个重要方面不同于临床试验——在临床试验中,研究人员可以完全控制谁接受治疗并最终接受治疗(治疗组),谁没有接受治疗,因此没有接受治疗(对照组)。在自然实验中,研究人员还可以访问来自治疗组和对照组的数据,但与临床试验不同的是,个人可能自己选择了是否要参与所提供的干预。这使得解释自然实验的结果变得更加困难。
 

因果关系研究的新框架
例如,如何建立教育和收入之间的因果关系?教育越高收入越多是因果必然关系吗?
Joshua Angrist 和 Guido Imbens 在 1990 年代中期的一项有影响力的研究中解决了这个问题。更具体地说,他们提出了以下问题:在什么条件下,我们可以使用自然实验来估计特定干预(例如计算机课程)的效果,当效果因人而异而我们无法完全控制谁参与时?我们如何估计这种影响以及应该如何解释?
Joshua Angrist 和 Guido Imbens 因此确切地展示了可以从自然实验中得出关于因果关系的结论。他们的分析也与随机实验相关,在随机实验中我们无法完全控制谁参与干预,几乎所有的现场实验都是这种情况。Angrist 和 Imbens 开发的框架已被研究观察数据的研究人员广泛采用。通过阐明建立因果关系所必需的假设,他们的框架还提高了实证研究的透明度,从而提高了可信度。
 

因果实证研究的革命
获奖者在 1990 年代初期的贡献表明,可以使用自然实验来回答有关因果关系的重要问题。他们的贡献相互补充和加强:Angrist 和 Imbens 关于自然实验的方法论见解以及 Card 将这种方法应用于重要问题为其他研究人员开辟了道路。我们现在有了一个连贯的框架,这意味着我们知道应该如何解释这些研究的结果。获奖者的工作彻底改变了社会科学的实证研究,并显着提高了研究界回答对我们所有人都非常重要的问题的能力。

2